他从客厅把我干到卧室体验 恩低喘王爷挺入

这是一片森林,浓郁的森林无边无际,并传出阵阵的魔兽中的嚎叫,在这片浓郁的森林中透漏着阵阵的血腥味,不用奇怪,在这片森林中死人是很正常的,每天都会死,有的是想杀别人,结果把自己留下了,有的是想获得利益结果把自己命丢下了,反正这里很多尸体,当然不光是人类的,也有魔兽的。在这里魔兽的死不是因为多么其珍贵性,而是因为魔兽体内所拥有的魔晶。 https://www.dashengchemical.com/wp-content/uploads/2019/10/f1b708bba17f1ce948dc979f4d7092bc-356.jpg 森林的一处散发着浓郁的血腥味,预示着在不久前这里发生了争斗,尸体证明了这一点,在森林中最危险的并非是魔兽,而是人类,在这里任何事情都能发生,因为利益,所以这里是友谊的试炼地,凡是从这里走出去的,都是可以用命去换的兄弟。 风哗啦啦的吹着,突然,一具尸体动了一下,随后慢慢的**声响起,这是……只见原本已经死去的人用双手想要支撑自己坐起来,可是糟糕的身体,根本不能给他提供任何帮助,反而成了,他生不如死的来源,理由是这具身体到处都是深可见骨的伤口,就当此人手臂支撑到一半的时候,“啪”,这个人又一次趴在了地上。不能爬起,于是此人努力的抬起头看了看周围的情况。当看到周围的成片的尸体,不知不觉的倒吸了一口气。 “还算庆幸,融合的是这具身体,如果是其他的真是生不如死啊”此人心想着,因为这具身体虽然伤痕累累但是起码完整,不像其他缺胳膊少腿,脸部也没有太深的伤痕,要不然我令狐冲还不如死去啊!等等,令狐冲,错了没,不错就是令狐冲,自从令狐冲在挽救华山之劫后,被人打成重伤,又因为用的神奇剑法,令他师父岳不群怀疑他使用的是辟邪剑法,但是令狐冲又不能解释,这是风清扬教他的独孤九剑,就这样在师父的怀疑下,身受重伤的令狐冲想着怎么以后怎么办时,本来很正常的飓风却引发了空间风暴,结果自己就被吸了进去,原以为自己活不成了,可是上天给他开了给玩笑,给他玩起了穿越。 “老天爷啊,你够狠啊,居然给我开这样的玩笑,现实折磨我就算了,算了,别再抱怨了,既来之则安之吧,先把这具狗屁的身体给适应一下,要不然来个虎豹豺狼的把我给撕了,我喊冤都没地方”。令狐冲心里苦笑了一声,知道抱怨也没用,所以也不再爬起来了,缓缓的闭上了眼睛,慢慢的运用着以前的内功来疗伤,虽然这具身体没有任何内力但是,口诀令狐冲还记的,他现在要做的不是让伤好起来,而是让自己恢复点力气就行了,然后走出去,看见人就能活命了,这具身体主人也没留什么记忆,所以对于他来说这里的一切都是陌生的。 命运女生仿佛很眷恋令狐冲,在令狐冲疗伤的期间,居然没有任何野兽(当然令狐冲是因为这里是野兽)来打扰他,冷风吹过森林,带动着周围茂密的树木响起了森林中独有的音乐,树木上到处爬满的藤条,仿佛一条条蛇蟒缠绕在树木之间,再加地面上的一堆尸体,还好令狐冲不是寻常人,不然令狐冲没疼死,也得被吓死了。 当夜幕降临,“嗷,吼”突然一声震慑灵魂的咆哮声打破了原本的寂静,本来疗伤的令狐冲也醒了。连忙咬着牙坐了起来,眼睛望向咆哮声传过来的地方,“这是什么动物,居然这么牛,光一个咆哮声就把我的灵魂震得生疼,算来,这里的血腥味太浓了,力气有一些了,试着离开这里吧,找个没有血的地方,再疗一下伤”想到这里,令狐冲也不再犹豫,向四周望了一下,选择了一个方向,缓缓站了起来,捡起身边的黝黑的看长剑,向所选的方向走去。 “人类,不要太过份,那样你们将会后悔的,你应该知道,在森林中有着真正的王者,你们要是敢这样,我敢保证你们当中没有能够走出去,这里不是你们撒欢的地方,劝你们快速离去,不要再打紫罗蛇的注意”一条水桶般大小通体黝黑的巨蟒张着大嘴,吐着舌芯,盘中成蛇阵,头上的两颗巨目闪着寒光,在它身子后边同样有三条稍小的巨蟒盘着蛇阵,做出了攻击的样子。而在他的正前方,同样有四五十个人,每个人手中都拿着武器, “幽冥蟒,你觉着凭你和后面的三条家伙能挡住我们吗”一个身穿黑色长袍,手里拿着一根魔杖,已他的身形为圆心三尺空间没有任何光线,,唯有他的双眼散发着寒光,冷哼哼的说。 “魔暝,你想让你的家族少掉一个魔导师吗?虽然我不能挡住你们但是却能要你的命,你们这里的高手也不多,我们四个虽然不强,但是换你们十个高手丝毫没有问题,你说那”幽冥蟒用硕大的脑袋蹭了蹭脖子,双眼流露出为所谓的眼神,仿佛现在不是在谈判而是在聊天。 “你威胁我”魔暝用眼一瞥,一道黝黑的光束,飞向里幽冥蟒。 “呵呵,这是事实”只见幽冥蟒张开嘴同样吐出了比魔暝发出的黑光还要黑的光束,旋即在身的前方,形成了一个盾牌。 “哐”只见光束狠狠的撞上了盾牌,然而光束仿佛遇到天敌一样,嘶嘶拉拉,在消融,成为盾牌的养分。 “你,你是”当看到魔法撞击的一霎那,魔暝的身体微微一颤望向幽冥蟒。 “我什么我,跟我比魔力你还差点,你的只是暗属性魔法,而我的呢,别忘我是幽冥蟒,地狱的使者,暗属性中的皇者,等你什么时候进阶后再来吧”幽冥蟒望向魔暝,冷哼哼的说。 “怎么办,火老”旋即魔暝也不再理会幽冥蟒,看向不远的一个身穿同样是黑色衣服的老者。 “呵呵,凉拌,我只为看戏,”火老笑眯眯的看了看魔暝,然后向幽冥蟒身后三条怪蛇,心中想了想倒吸了一口气。 “火炼,你想到了什么”一个身穿水清色长裙的美妇看了看,态度转变的火炼。 “柔清,如果我没猜错的话,幽冥蟒后面分别是火中王者——岩溶蟒,水中王者——碧海蟒,土中王者——地心蟒,这次成功几率不大,我看我们还是退去吧,如果我估计不错的话,木中王者——隐木蟒已经在回去的路上等我们了,就算我们得到紫罗蛇,也带不出去”火炼小心翼翼的逼音成线传给了柔清。 “这,”柔清陷入了沉思,然而还没想好。就听见“幽冥蟒,后会有期”旋即火炼笑嘻嘻的化为点点火星慢慢的散去。 火炼一走,旋即一部分人也带人走了。望着离开的人,虽然魔暝心有不甘,但是也没有办法,自己再加上家族的高手也是白白牺牲,只得拂袖一挥,化为一片乌云飘走,但冷冷声音却从远方传来,“幽冥蟒这恩我记住了”。“呵呵,记住又能怎么样”幽冥蟒笑眯眯冷哼道。的看着离去的人。“我们也走”幽冥蟒看到人都走了,也慢慢的回头,望向三条巨蟒,只见黄色巨蟒慢慢的融入大地,红色巨蟒同样化为火星,蓝色巨蟒身体有上而下慢慢消散,看到他们离去,幽冥蟒直接化为黑光划破空间消失。随后这里陷入寂静,唯有刚才的战斗痕迹证明这里打斗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