啊不要太深了鼓起来了两个领导吃我的奶

上海一高级酒吧里正举行着热闹的庆祝活动,这是名媛少爷们经常光顾的场所。 https://www.dashengchemical.com/wp-content/uploads/2019/10/f1b708bba17f1ce948dc979f4d7092bc-355.jpg 一女孩坐在吧台上,身穿着挖背小黑裙,两条黑色吊带交叉在她细腻娇巧的背上,V领小黑裙将她玲珑娇俏的身子包裹着,身子一颤露出微微的小酥胸。纤细的白皙长腿搭拉在高脚椅上,她那张略带着性感的脸庞清纯又精致,丰润的嘴巴微品着红酒,好一个娇柔性感的可人儿。 “叶幕凝,快过来帮哥哥喝酒。”坐在豪华大圆桌的男士儒雅的唤着她。 “哥,就来了。”叶幕凝拖着酒杯若有所思的冲着那位男士轻轻回应。 今晚叶幕凝决定把自己献出去,为了那个的邻居家哥哥田宇霖。叶幕凝将剩下的红酒一饮而尽,摸摸微微发烫的小脸,优雅的扭着小碎步向她心爱已久的男人走去…… 田宇霖的父亲和叶幕凝父亲是世交,俩人住在同一别墅区。田父和叶父以前一起打过天下,现在的田父和田母已经退休经常出国常住,游山玩水,日子过得悠闲舒适…… 叶峰把田宇霖当成自己的儿子,田父不在时,一切便由叶峰做主。 “坐在哥身边。”田宇霖把叶幕凝拉过在他身旁坐着。第一次在这么暧昧的夜晚坐在田宇霖身边,叶幕凝内心澎湃,田宇霖的侧面真好看啊,高耸的鼻梁,眼神干净又有内涵,嘴巴的弧度像月牙儿一样,叶幕凝好想马上吻向他微扬的嘴巴。 “给大家介绍一下,这就是我的邻家妹妹叶幕凝。”田宇霖拉着叶幕凝的手自信的向大家介绍着。 叶幕凝娇媚的往红酒杯里倒了大杯红酒,“大家赏脸为我庆祝,我叶幕凝先干了。” 几杯红酒下肚,叶幕凝胆子大了起来,用手臂勾着田宇霖的脖子娇羞的问道“田宇霖,你觉得我漂亮嘛?” “在我心里,你一直最美。”田宇霖搂着叶幕凝的小腰自信的向在场的朋友说道。 微醉的叶幕凝顺势往田宇霖怀里一倒,紧紧的贴着他性感有力的胸膛。她的脸开始不安分的在田宇霖的胸膛上蹭来蹭去…… “田宇霖,我喜欢你,好喜欢你噢……”借着酒劲,叶幕凝凑近田宇霖耳边挑逗的说。 “cheers!”叶幕凝端起酒杯对着他,醉了的脸蛋挑逗的媚笑着,两条光洁的长腿在空气中换了一个交叉。 田宇霖若有深意的陪着她喝了一口酒,俯视的目光像要穿透她的衣服,直击她没有任何遮掩的身体。 这样的目光让叶幕凝觉得很害羞,但对这个爱恋已久长得帅气冷峻却又带着儒雅的攻击性男人很是享受,她迫不及待的想要把自己交给他。 酒精散开了,叶幕凝全身酥软在田宇霖怀里,不停磨蹭着他结识的胸膛。 从卫生间走出来,走廊的灯光昏暗,一个高大威武的男人站在墙角…… 叶幕凝走向前去搂住他,娇嗔的说着:“哥,原来你在这里啊,我们俩跳舞去。” 男人一把将叶幕凝抱起。这是哪里呀,灯光好暗喔!叶幕凝迷糊娇媚的询问着抱着她的男人。 男人直勾勾的盯着叶幕凝饱满的胸部,让叶幕凝觉得这样的直视好吓人。 叶幕凝被抱起扔在一张大床上。终于等到这天了,我深爱的田宇霖。 还没来得及思考完。那个黑影便压下来粗暴的撕掉叶幕凝本就衣不蔽体的小裙子。叶幕凝第一次体会到男人强有力的身体。她渴望的亲吻着男人的脖颈。生涩的动作让男人对他更是冲动。叶幕凝明显感受到身上的男人是那么的刚强,而她自己却是那么的娇弱。 男人的双手在她的身上肆意地抚摸着,温暖而有力,她感觉很舒服。 “ 啊……”叶幕凝开始情不自禁的低吟,她全身酥软,感觉自己像是在狂风骤雨中的一朵娇花,任君撷采。 在水乳交融中,她既感到痛苦,又觉得愉悦,她终于把自己第一次交给田宇霖了,这痛楚的快感让她觉得自己是世界上最幸福的女人。 在声声喘息里,男人犹如被放出笼的猛兽,仿佛要把叶幕凝吃掉一样。 这一夜,男人好似有无穷精力一般地纠缠着她,直至她筋疲力尽沉沉睡去…… 头痛欲裂,叶幕凝艰难的撑开双眼,扭头看看右边床,昨晚那个和她翻云覆雨的男人已经不见了。 叶幕凝光身子蜷在床上,一抹红色印在床单上,早上的阳光打在她陶瓷般的肌肤上,两条长腿交叉着闪亮动人。 “叶幕凝,一个小时内给我赶回家来!”父亲叶峰在电话那头严肃的吼道。 叶幕凝这才意识到自己还在宾馆,该死的男人,裙子被粗鲁的撕破了,怎么办呢,叶幕凝望着破掉的裙子嘀咕着。 叶幕凝灵机一动,穿好内衣裤,套了件浴袍,戴着随身携带的墨镜。就说我聪明吧,回车里换衣服。叶幕凝转了个圈走出房间,走进车库的时候,叶幕凝看见一个男人背影高大壮硕和田宇霖好像。 唉,那个,叶幕凝挥了挥手,看了看自己身上的浴袍,算了,穿成这样还是不叫了。 溜回房间,叶幕凝把自己脱得一丝不挂泡在浴缸里。水流缓缓的冲着她细腻的身体,白嫩的肌肤透着女人特有的光芒。她发现自己的胸部上有个小小的淤青,叶幕凝羞涩的一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