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陌生人做了一个小时_污到湿的黄文阅读白鹭

刘进步也没闲着,他拉开了迟慧萍身上的棉被,将保暖衣也掀了上去,黑暗中顿时出现一片雪白,影影绰绰的,差点儿晃瞎了康二蛋的大眼睛。 可是这还没完,刘进步又麻利地将迟慧萍的裤子也脱下来,看到那两条朦朦胧胧雪白的大腿,刺得康二蛋眼睛生疼,鲜血直接沸腾了。 https://www.dashengchemical.com/wp-content/uploads/2019/10/f1b708bba17f1ce948dc979f4d7092bc-352.jpg 刘进步的动作太快了,还没等康二蛋看个清楚明白,他已经迫不及待地趴了下去,重重地压在迟慧萍的身上,那一片雪白顿时被挡住了。 康二蛋最想看的,现在全都看不见了,只能隐约看见刘进步腰肢一动,然后就听到迟慧萍重重地“哦”了一声,开始哼哼唧唧地小声哼叫起来。 康二蛋觉得自己的裤子都要涨破了,可是什么都看不见啊。 康二蛋急得抓耳挠腮,就算他两性的知识再少,看到这种事也知道在做什么事了。 他真的很想看看,这事到底是怎么完成的,他很想看看,女人雪白的身体,到底是怎么样的,可是这黑咕隆咚的,真的什么都看不见啊。 就在康二蛋想要冒险伸头去看的时候,忽然听到刘进步一声低吼,然后扑在迟慧萍的身上不动了。 不动了? 他怎么就不动了呢? 康二蛋好奇地盯着刘进步的屁股,刚才他就好像上足了发条一样,怎么一转眼儿的工夫,这就没电了? 这时康二蛋就听到迟慧萍没好气地说道:“每次都那么快,都已经戴两个套子了,还那么快,还让不让人活了?刘进步,又没有人跟你抢,你着什么急?不是告诉你慢点吗?你着急赶去投胎啊。” 刘进步弱弱地辩解道:“说话不要那么难听好不好?谁叫你那么厉害,我都已经戴两个套子了,还叫我怎么样嘛……大不了以后我们多来几次,适应了就好了。” 迟慧萍顿时生气的骂道:“刘进步,你还有脸怨我紧?还不是因为你不行,一个月两盒套子都不够用,也没见你哪次超过三分钟的……没用的男人,每次都让我上不去下不来,下次再这么快,以后你就别碰我了。” 刘进步缩了缩脖子,在老婆怨声载道的骂声里,垂头丧气地提着裤子下了床,灰溜溜地跑出去抽烟了。 康二蛋大气儿不敢出,脑子里乱糟糟的,心里像是长满了野草似的。 懵懂的康二蛋,还不太明白“不要那么快”的含义,但却已经暗自将之牢记心中,心说等自己将来娶了媳妇,一定要久一点、再久一点。 偶像哥哥这样的成功男人,都被自己的婆娘给骂的抬不起头来,这日子过的多憋屈?唉,家家都有本难念的经啊,偶像哥哥也不例外啊……康二蛋在心里大发感慨。 时间仿佛过去了一个世纪那么久,康二蛋一直没听到对面中铺有动静,就好奇地睁开眼角看过去,顿时看见迟慧萍正面朝他躺着,一手放到那雪白上,一手放到两腿之间,好像在找什么东西,又好像在进行自我按摩。 康二蛋不明白迟慧萍在做嘛,但是黑暗里那白花花的一片,朦朦胧胧的看不真切,反而格外诱惑。 康二蛋兴奋地咽了咽口水,顿时发出一声响亮的喉音,在安静的环境里,是那么的刺耳,他马上意识到自己可能露馅儿了,赶忙闭上眼睛,一动不敢动。 迟慧萍好像丝毫的察觉,继续喘息着、摸索着、扭动着。 黑暗中,迟慧萍的娇躯看不真切,就像是隔了一层毛玻璃似的,但就是那种朦胧的诱惑,刺激的康二蛋兽血沸腾,恨不得直接扑上去。 过了一会儿,迟慧萍闷哼一声,长长地吁了一口气,然后便睡着了似的不动了,可那雪白的娇躯就大大方方地放在被子外面,时刻刺激着康二蛋已经存货不多的理智。 沸腾的兽血终于占据了康二蛋的大脑,他果断地翻身下床,站到迟慧萍的面前。 看到那高耸的雪白,还有两截丰腴的大腿,正半遮半掩、羞羞答答地藏在被子里,康二蛋的眼珠子瞪得圆溜溜的,心中顿时涌现出了一股冲动。 好一幅海棠春睡图啊。 康二蛋下意识地咽了咽口水,做涩的喉咙如刀割一般疼痛,他伸出颤抖的手,想要伸手去感受一下,却忽然听到走廊上忽然响起细微的脚步声,然后就听到刘进步说道:“老婆,咱们去餐车吃点宵夜吧。” 刘进步突然回来了……他怎么就突然回来了呢? 听到偶像哥哥的声音,康二蛋只觉得天地间仿佛崩塌了似的,时间似乎也停止了,他整个人都几乎石化了。康二蛋下意识地以为,偶像哥哥是特地来捉他的奸的,他要完蛋了。 就在这生死存亡的关键时刻,康二蛋一直以为睡着了的迟慧萍,突然翻身坐起来,没好气地娇叱一声:“给老娘滚!没用的废物,你还回来做嘛?” 刘进步的一只脚已经堪堪迈进硬卧的门口了,只是因为角度的关系,没有看到里面站着的康二蛋而已,陡然听到自家婆娘这么一声吼,顿时惊了一下,忆起刚才的糗事,身子立马就缩回去了,心虚地左右四顾了一下,嘴里嘟囔道:“你个败家的娘们儿,等回去了老子再收拾你。” 见有人探出脑袋来看,那些好奇的、戏谑的眼神,让刘进步简直无地自容,立马转身溜走了,这次估计不到下车是真的不会再回来了。 骂的刘进步屁滚尿流,迟慧萍翻了个身,将白花花的身子缩回被窝里,继续睡了,从头到尾似乎都没有看见站在床铺边的康二蛋。 康二蛋像个傻子似的张大了嘴巴,然后梦游似的回到自己的床铺上,瞪大眼睛看着黑咕隆咚的天花板,懵懵懂懂的开始失眠——这到底是个神马情况? 第二天一早醒来,康二蛋顶着两个熊猫眼,直勾勾地看着迟慧萍发呆。 迟慧萍直接无视了康二蛋的裤子里,高高翘起的小帐篷,淡定无比地把牙膏牙刷塞进康二蛋的手里,然后一脸同情的表情,话里有话地说道:“二蛋,没睡好吧?” 康二蛋无语,心说我要是能睡好才奇怪呢。 迟慧萍微微一笑,说道:“嫂子当年和你一样,也是第一次离开家乡、第一次坐火车、第一次进城,然后也是跟你一样的失眠,也是顶着两个熊猫眼去见工的……放心吧,一切有嫂子呢。” 康二蛋唯唯诺诺地答应着,低着头不敢去看迟慧萍。 迟慧萍似乎很享受调戏康二蛋的感觉,红着脸笑道:“二蛋,怎么这个表情?怎么一觉睡醒,嫂子就变成老虎了吗?以前你不是最喜欢偷偷看嫂子的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