丫头别动我还在里面要断了 宝贝忍着点进去了

穿越五道六荒,堪破八方玄黄。纵使六界覆灭但其强大灵识却依旧永存。三皇五帝为魔乱,八荒战神为魔殇。逆乱隧道通阴阳,乾坤不灵天地吟。魔,一个千古杀恨。待我金身大成时,悲歌一曲朗长空…… 芒界。六界之外,一个多星域之内,一个迷一样的空间。 https://www.dashengchemical.com/wp-content/uploads/2019/10/f1b708bba17f1ce948dc979f4d7092bc-350.jpg 此界何时诞生,无从知晓。与六界看似毫无干系,但却因六界种种而起。 这里鱼龙混杂。有:满负七情六欲的人;至高无上的神;慈悲为怀的佛; 狂放不羁的魔;好性贪婪的妖;以及还有一些神秘莫测的精灵异族和各类散修高人。 而这些也尽是些超凡之辈,都乃是原六界之中的顶级强者。这些之中不乏有人间的超凡之辈;神界的至高神灵;佛界的得道高僧;魔界的皇者君尊;妖界之主;和拥有奇特之法的异界强者。 可这些顶尖超强之辈又为何会沦落到此地呢?又有谁能知晓呢????? 此界虽鱼龙混杂,但却林立有秩。 此界又化分为六处小界,乃:右往,东方神界;左至,西方佛界;上通北方魔界;下抵南国妖界;中陆则为万众人界以及千灵异界。 又有四座高峰。包揽众群山,横贯天与河。为:南方“泰云山”,闻山之名便可知,此山当有泰山之雄伟,而且还有拿云见日之绝。可想此山之高大雄伟;西方“大雪山”,常年冰雪覆盖,一片雪白。但却盛产各种仙草灵根,乃是各类修炼者梦寐的地方;北方“逆乱峰”。争彩斗艳的鲜花,默默生长的异草,高大参天的古树。这些都只乃是泰云山的表面现象。而最重要的是此山还隐藏着一个重大的秘密,一个惊天的大秘密…………;东方“神陵峰”。神陵峰也是芒界最神秘,最原始,最古老的一座山峰。山峰之名来自于山顶那好似亘古永存的“葬神陵园”………… 还有四大险地:冥海。四大险境最为恐怖的一处。至亘古流传一句化“冥海三千地,鸿毛不浮生”;原始森林。保留着最原始的足迹,战迹。那里洪荒猛兽颇多;永恒世界。那里看似平凡。既无冥海之恐怖,也无原始森林之凶险。但也就是这一处看似平凡的一处却被誉为“四大险地”之首。因为这里只有进路没有丝毫退路,好似步入了九宫八卦阵一般。说将出来定有:九宫八卦之玄妙,奇门遁甲之古奥。好似一个“困天大阵”;还有“迷之森林”。这里就之能用“迷”来阐述。可说危险无处不在,那看似平凡的事物,但却很有可能便会命丧其中。古往今来有无数的超强修炼者来拜访此地,但皆是无一生还。而且还有那最为神秘的精灵一族定居其中………… 而位居芒界中段地带又被化分为两界。一处为“人界”。人界大小国度遍布甚广,应有百余来家。人界,战士居多,多用冷兵器于近战肉搏。军事精良,马匹,甲胄俱全。运筹帷幄,决胜千里。即使如此人界的修炼者也是多如牛毛。 而另一处则为“千灵界”。千灵界相比于人界而言,那绝对是要小上许多。千灵界多为异术修炼者,每个千灵界中人修炼的功法,心法,法决,法则都不一样。 人界与千灵界相处甚似融洽。“九州帝国”,乃是人界与千灵界共同建造的一处帝国。帝国中经常可见和蔼可亲千灵人的扶持那些年老体衰并手无缚鸡之力的一介凡人;也可见一些开朗和善的凡人帮助那些好似‘’头脑简单‘’的千灵人。人灵帝国是两界友好相处的标志,是满怀笑声的一处美景,也是芒界最美妙的地方。相传还有神秘的羽人在此居住。…… 如若天眼望穿俯瞰整个芒界大地。便知山川之秀绝,河水之清美。 可好景虽美但却不长久。以魔界为首,妖界,邪灵界常年不乱侵犯祸乱神界,佛界,人界已经千灵界。可想如若要在此界要生存,就必须要有一身超强的战力,要有足已傲世当代的资本。而且这里的每一个好像都有永恒不变的信念,无论是手无缚鸡之力的凡人,道行低微修炼者,以及众人,神,佛,千灵人都以这种永世不灭信念活着…… 一段带着悬疑的神话故事就在此拉开了序幕…… 东方神陵峰。仙气氤氲,灵气旺盛。好似仙境一般,像似一道靓丽的风景一般坐落于天际处。 现已夜间十分。往日安静有加的神陵山不知为何今晚此间灵气好似躁动一般,难已平静。 那些躁动的灵气看似毫无制止之心,不时间安静漆黑的夜晚顿时闷雷四起,风起云涌,已毫无夜间十分之美…… 就近东方神界一天台之上,一青年男子负手遥望神陵山处,口中不时喃喃道“如此天相,难道有神宝面世,亦或是有奇人诞生?” 又一山峰之上一白衣老者观神陵山现景仓声笑道“你终于还是来了。哈哈” 而后又一华丽宫殿之外一中年男子也负手而立的喃喃说道“好好好。你终于来了?” 此时一山洞之内,漆黑的山洞皆被那万千烛光点亮。洞中无任何特别之处,除照亮山洞的烛光之外无任何多余陈设。 见一老者端坐于一席团之上。观老者:一头白发披于肩,面容憔悴显老颜。绯红道袍着于身,静坐端正显威严。 道者被虚空中一话语惊醒。“玄清”一道尽显憔悴老态的话语不时间响起洞内。 而那静坐的在道者闻听此言顿时双眼顿时猛睁对虚空激动的道“啊!师父,是你吗?” “虽是为师,但却只是为师留下的一口气罢了”憔悴不堪的话语又响起。 “弟子明白。师父已投世化做“天行者”了,我等具等奇人面世。与天行者一起完成 旷古大业。”道者又说道 “嗯。那奇人已面世,正于神陵山上,你须好生调教此人。天行者也会再不久后的将来面世,去吧”那憔悴不堪的声音更是虚弱了许多,直至消失殆尽。 “弟子玄清谨听师父教诲。”道者虽端坐但也弯身行一大礼朝虚空之中拜道。 “魔渊。你等着瞧吧。”说罢玄清道者便身化一缕真气消失于洞内。往那神陵山赴往…… 此时神陵山内灵气疯狂涌动,风起云涌,沙尘蔽天,飞禽皆飞,走兽具避。 葬神陵墓之内。灵气肆掠,哀嚎遍地。 “放我出去。啊!!!”。 “尔等切莫心急。天相已成,天人即将问世。”……各种叫声哀嚎遍地,细看还有道道身影在墓碑之上徘徊。 一祭台之上。萧瑟无情的飓风早已将祭祀香案吹翻在地。疯狂涌动的灵气都好似受了牵引一般被聚于祭台之上。 天空之中‘玄清道者’已到来,傲然屹立于虚空之中,俯瞰着脚下的场景。玄清道者闻观此景。 先安抚那些哀嚎嘶叫的神灵影像。 “诸位道友且放宽心,天人问世。尔等破封之日定在不久的将来。待天人金身大成,在等天行者出世之日,便是尔等破封之时。” “玄清道友,我等听你的便是。” “玄清道友,你定要好生调教天人,我等便于此静候佳音。” “那就劳烦道祖费心呢。” “道祖即便去吧,我等破封事小,千古杀恨才为事大啊。” “玄清定不负诸位之托。” 就再众人交谈之际,一道九天惊雷带着惶惶神威轰炸至祭台之上,但那道恐怖的惊雷不但没有将祭台炸裂消仅,而且还将那些疯狂涌动灵气给劈聚到了一起…… 用时许久,便又见到那祭台之上疯狂涌动的灵气,正在渐渐地凝聚成了一个古奥玄妙的符文印记。 难懂,不知,古奥是这道符文给玄清道祖的第一印象。此符文印记既有道教八卦之古奥玄妙,又有佛界万字标记之神圣莫辨。那古奥玄妙的印记先于祭台虚空之中不急不慢的旋转,后又慢慢的消散开来。那消散开来的灵气又慢慢的凝聚成一人形之状。 虚空之中的玄清道祖惊讶的看着这一面。他万万没想到天人居然是这样诞生的。 祭台之上那已成人形的混元灵气,正在慢慢的凝聚肉身。大约十多分钟过后肉身尽成,灵性尽开。 眼睁,两道精光射出。那两道精光竟然将悬于虚空的玄清道祖都逼落下地。一道莫名的威压不但令玄清道祖都震颤不已,还令那些依旧躁动的神灵影像都全部安静了下来。 短暂过后………… 一少年男子满身赤裸,满脸呈显出一副不可思议的样子。 “我!我是谁?我还活着?我死了吗?这又是哪儿?我怎么会在这儿?”青年男子喃喃自语道…… 玄清道祖愕然过后便飞身前往,立站于青年男子之前口中还不时称赞的笑道“哈哈哈哈。不愧为天人,果真气宇不凡。夺天地之造化,凝混元之灵气。好好好” “你是谁?什么天人?”青年男子问道 “此事容日后再说吧。我先为你添件配饰。”说罢玄清道祖左手轻轻一挥,一道柔和的真气便将那青年男子包围住,而那道真气就在男子身间化做成一身精致道袍。 未等男子再说。玄清道祖又道“你可肯跟我走。” 青年男子到时直爽,抛去疑问直接点头道“嗯” “哈哈哈哈。走”说罢玄清道祖直接撕裂虚空拉着青年男子便飞身向虚空之中的大洞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