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清秋洛冰河道具play校园极品狂少

浦东的滨江大道是指与浦西外滩隔江相望的一条新建休闲观光地带,它位于陆家嘴临江堤段,号称上海的日落大道。在滨江大道亲水平台的一侧逐渐升高的坡地上,花、灌木镶嵌在翠绿的草丛之中,高大乔木和茂密的灌木给人们创造了一种远离大都市的安逸、憩静的环境。在它的南端有著名的汤臣一品楼盘,那每平方米十多万元的中国第一天价楼盘引发了媒体的强烈抨击。东方明珠、国际会议中心、金茂大厦、环球金融中心、正大广场、香格里拉酒店、震旦广场、花旗集团大厦等依次排列着,这一座座造型各异、美伦美奂、灯火辉煌的现代建筑群把滨江大道照耀的光彩夺目、风景如画。 https://www.dashengchemical.com/wp-content/uploads/2019/10/f1b708bba17f1ce948dc979f4d7092bc-348.jpg 夜幕下,魏东明与成程漫步在人头颤动的滨江大道上。他们的眼前是浦西外滩高楼毗邻的万国建筑群,轮廓灯、夜景灯把这些充满欧陆风情、气度不凡的百年建筑淋漓尽致地展现在浦江边上。几艘风格各异的游览船缓缓驶过,在万国建筑群的背景下,犹如一条条流动的彩龙荡漾在一江春水的意境中。 魏东明对成程说:“我喜欢站在浦东眺望浦西外滩,站在这现代化的摩天大楼前,望着对面的浦西老建筑,颇有回首历史的感觉。” 成程家住在浦西,她是第一次站在滨江大道欣赏黄浦江的夜景。“真美!难怪我的同事告诉我,现在上海本地人都时兴到滨江大道看江景,浦西的外滩尽是外地人和民工慕名而去。据说,每当黄金假日期间,那里的景观都被成千上万游人的身影遮住了,浦西的外滩成了全世界人口密度最大的地方。” 这时侯,几个讲上海方言的年轻人请魏东明帮他们照相合影,魏东明听不懂上海话,成程替他翻译:“请你帮他们按快门合一下影。” 魏东明接过相机,帮那几位年轻人取景按了快门。 “谢谢侬!”年轻人用上海方言谢谢他。 成程告诉魏东明:“刚才那些人可能是金山或青浦的,讲的上海话带有腔调的。” “我就一点都听不出来,光知道阿拉阿拉的。中国的方言太多了。”魏东明笑着说。 “我在飞机上工作几年了,我们乘务员甚至不需听客人说话从外表都能大约判断他是做什么的。” “那你教教我怎么判断?” “像你们这些搞IT或是电子商务的高管一般都是穿POLO的纯棉白色或蓝色衬衫,纯棉的休闲西裤;那些有点小名气的影星艺人喜欢戴个棒球帽且个个皆是戴个大墨镜遮住半个脸;那些披金戴银的,拿着BOSS或登喜路的名牌手提包,腰间别着LV特大标志的皮带且还挂着一大串锁匙的人,大多是近几年暴发的土富。”成程说得绘声绘色的。 “哈哈,真有趣,你们这是给人画脸谱。”魏东明觉得蛮有趣的。 “你看!”成程指着附近一个穿西装系领带背肩包的小伙子说:“这个人不是销售经理就是卖保险的,一幅整整齐齐的销售行头。” “你真是以貌看人啊,我看你们空中小姐有阵子大都佩戴辛迪做广告的那款欧米茄女表,瞧你也是这样。”魏东明指着她佩戴的欧米茄腕表说。 “哈哈,算你是飞机常客,看对了点。”成程笑着说。 “对啦,你为什么会选择来上海发展?”成程接着问魏东明。 “可能是命运安排的吧。”魏东明回答她。 “为什么?”成程追问着。 “五年多前结束了那场短暂的婚姻后,当时不知所措的我,找到一个新加坡的算命大师算算自己的运程。大师算了我的生辰八字后指点我:‘要到东方去发展才好’。不知是不是因为我的名字带个‘东’字,还是说命里就注定要我去东方居住。” 听着魏东明的叙述,成程觉得很好玩。 魏东明接着说:“听完算命大师的指点迷津,我回到家里开始对着世界地图寻找东方,香港在新加坡的东边,本来想到香港,可再往上一看,上海的地理位子比香港还往东许多,于是就来到上海,现在连房子都买在浦东。” 成程张大眼睛说:“那个大师好灵啊。” 魏东明说:“确实灵,来上海后,发现自己也喜欢上这里了。” 成程接着神秘地说:“现在你又沾了个‘东’。” “沾了个东?什么东东?”魏东明一时想不出来。 成程故意激着魏东明,她慢慢地说:“好好想想,肯定和东方有关的。” 魏东明说:“是不是我们现在站在这地方是上海的东方。” 成程摇摇头说不是,魏东明思索了半天还是想不出来。 成程这才嘻嘻地说出来:“你现在身边有了一位东方航空的我,从今以后,你要多乘东航的飞机,一定会给你带来好运的。” 魏东明这才明白过来,心里暗自想,新加坡那位算命大师还真说准了,来到东方明珠上海;住在上海的东方——浦东;现在相识了身边这位东方航空的空中小姐,处处与东方有关。 江边的晚风吹起了成程的衣领,魏东明伸手帮她整了一下被风吹起的衣领。成程顺势将头靠近了他的胸前,魏东明情不自禁地把成程轻轻地揽到怀里,深情地抚弄着她的一头秀发。 月亮的银光映照着黄浦江畔的这对情侣,一艘豪华邮轮从南浦大桥方向驶来,巨大的船身由近景驶向远景,最后消失在远处的夜幕中。魏东明不禁触景生情,感叹地对成程说:“人生也是这样,潮起潮落。” 接着他向成程讲述了五年多前那场失败的婚姻以及对他的打击,他那中年人成熟的神情和对生活的醒悟让成程十分感动。成程紧紧地抱着魏东明,注视着他那略有白发的鬓角,她轻轻地亲吻了一下他,这一吻似乎把魏东明从痛苦的记忆中拉回,他也低下头深情吻了成程的额头,接着两人热烈地拥抱接吻起来,在月光透射的夜幕下,两唇久久相依。 稍后,成程依偎在魏东明怀里,她深深感受到了魏东明身上的那份成熟男人的感性与纵情。 她指着悬挂在夜幕下的月亮对魏东明说:“看,今晚的月亮比昨天还圆。” 魏东明仰望明月回答说:“都说十五的月亮十六圆。可能就是十六是双数,成双的总比单一的更圆满吧。” 成程附和道:“可不是吗,中国的七夕情人节是单数,所以牛郎织女只能悲欢离合,难于圆满。西方的情人节二月十四日是双数,总显得十分的温馨浪漫,天长地久。” 魏东明接着说:“看来还是夫妻成双比单身贵族幸福啊。” 成程转身搂住魏东明的脖子说:“这么说你不想再当单身贵族啦?” 魏东明没有回答她,而是再次紧紧地抱着她。 他们两人驻足江边,长久相拥,互相感觉对方的心在跳动着,这两颗跳动的心和着美妙的节奏,合唱着爱情的旋律。 成程的心里犹如此时黄浦江的浪花,激起了一波又一波的涟漪,两颗心在爱的火花中燃起光芒,闪烁在夜幕下的浦江岸边。 远处传来悠扬的汽笛声。 此时的江边上,成双成对的情侣陆续多了起来。 成程挽着魏东明的手,一同走进了“天水恋”咖啡厅。 在和马莉莎同居相处了一段时间后,阿昌邀请了魏东明、麦卫革等人在人民广场附近的顺风大酒楼吃饭。 拥有了美女相伴的阿昌,满脸洋溢着幸福的喜气。 酒菜上来,魏东明问阿昌:今晚为何请大家吃饭? 阿昌手举酒杯说:“各位,古华堂邀的重庆美女加盟,今天荣幸地告之大家,马莉莎为古华堂的合伙人!” 伟哥立即说道:“这是上海收藏界的大喜事啊!” 魏东明也举杯说:“祝贺你们爱情美好,事业发达!” 阿昌开心地和马莉莎互相注视了一会儿,接着又举杯和大家共饮。 吃饭席间,伟哥拿起酒杯对着魏东明说:“魏C,敬您一杯,讨教个问题。” “什么魏C,维C。是魏总,伟哥你礼貌点。”阿昌纠正说。 “老大,你这就不懂了,魏先生是家房网的CEO,现在就流行叫魏C,叫总经理古董啦、过时啦。”麦卫革反驳了阿昌。 “魏C,蛮时尚的称谓。”阿昌大笑起来。 “魏C,你看上海的房价还会涨吗?”伟哥则虚心地问道。 “上海是正在崛起的国际大都市。纽约、伦敦号称国际两大金融中心,最近英国的《金融时报》对全球百名金融家调查显示,如果未来世界有第三个金融中心出现的话,不会是东京、不会是新加坡,就一定是中国的上海。所以要把上海当作国际大都市来看待。再说上海内环的平均房价是每平方米两万元左右,目前与上海可比的香港、新加坡,它们市中心的房价是上海现在的两倍以上,况且人民币一路升值,房价是以本币估值的不动产,会不涨吗?”魏东明权威般的分析,让在场的人纷纷点头称是。 马莉莎问道:“魏先生,我看报纸上的新闻天天在说‘流动性过剩’,是什么意思呢?” 麦卫革插话道:“是不是说上海流动人口太多啊,魏C新加坡来,老大台北来,你是重庆来,只有阿拉是本土的,上海是外来人口流动性过多啊。” 马莉莎说:“就是我们这些优秀的外来人口把上海带活了,带来资金、带来人才………” 麦卫革又打断马莉莎的话:“还带来爱情、带来小姐,哈哈,上海果真是海纳百川。” 阿昌挥了一下手说:“你俩别斗嘴了,还是听听魏总的评论。” 魏东明说:“刚才马小姐说的流动性过剩是指目前中国钱太多的意思。按经济学家的解释是:在货币市场有超额供给时,人们会通过支出来调节,而这种支出通常会是投资而不是消费,这也是当前楼市持续暴涨的原因之一。我想中国的发展轨迹和日本有点相似。” 麦卫革问:“那日本的发展轨迹是什么样子的?” 魏东明说:“上个世纪八十年,日本外向型经济带动产品大量出口,外汇储备骤增,导致日元兑美元急剧升值。当时日本国内先是楼市、股市疯涨再来就是到海外投资,我那时在国外读书,看到克里斯蒂或索斯比等世界级的艺术拍卖公司都在争相招揽日本投资客,像莫奈、梵高、雷诺阿、毕加索的名画都是被日本收藏家大量买走,由于当时的日本政府未能及时进行宏观调控,导致后来出现的资产泡沫。中国才刚刚起步,应该不会重蹈日本的泡沫经济。我觉得目前中国楼市、股市或古玩投资还处在价格洼地,就房价看,如果不出意外,未来两三年上海的房价绝对超过香港的。” 魏东明这番结论特别让麦卫革若有所思,频频点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