卫生间征服美妇 和50岁女人做经历真爽春野

万众与李冰霜的家在浦东联洋社区,这是一个离陆家嘴金融中心很近的国际社区,住了很多东南亚人、韩国人及红头发蓝眼睛的老外。此时已是夜深人静,李冰霜最近老是加班到很晚才回家,万众独自躺在床上,鼾声轻响,渐渐进入睡梦中。 https://www.dashengchemical.com/wp-content/uploads/2019/10/f1b708bba17f1ce948dc979f4d7092bc-343.jpg 接近午夜时分,李冰霜轻轻转动锁匙打开房门,一番洗漱后,换上睡衣,蹑着脚小心翼翼地推开卧室的门,尽管她轻轻地掀起被子钻入被里,可还是把万众惊醒,他翻了一下身,梦呓似的说声:“你回来了”,接着神志逐渐清醒过来,他用手伸进了李冰霜的脖子下,想搂住妻子的身子,李冰霜却将他的手推回去,说道:“我很累了,睡吧。” 李冰霜转身睡着了,万众却久久不能接着入眠。 清晨,朝阳的霞光微微撒在米黄色的窗帘上,李冰霜悄悄起床,但难免发出轻微的声响,在她轻轻掩上卧室门的之际,万众也睁开了双眼,迷迷糊糊地看着李冰霜的背影消失在关起房门的霎那间。旁边的枕头上,还散发这女人淡淡的发香和被单上熟悉的体味,一时间,万众产生了很强的生理反应,他的***官实在承受不了妻子如此的冷漠…… 这已经是最近几个月来反复出现的情景。 万众总也搞不清李冰霜为什么婚后不久就对他如此性冷淡,都说新婚后的前半年是夫妻一生中***的鼎盛期,万众始终摸不着妻子是工作忙还是有其他原因,突然他觉得李冰霜是不是有外遇,回想起她最近不是夜深人静才回到家里,就是经常三更半夜在电脑前埋头苦干,他们这种年龄段的人虽说不至于沉迷网恋,但明摆着的现象,让这位张江科技园的软件工程师萌动了当起黑客入侵李冰霜的电子邮箱查个究竟的念头,这也许是他破解太太内心世界的最好办法。 上午到了公司后,万众就在电脑前不停地敲击键盘,一会儿回车确认,一会儿刷新重来,忙了半天,果然在李冰霜工作的鸿润基金的公司邮箱里,万众看到了几封署名叫吴家佳给李冰霜的电子邮件: ——Eva:昨晚彻夜未眠,满脑子里都是你那迷人的形象…… ——Eva:今天在办公室没有看到你的身影,做的动力都没有拉…… ——Eva:我们志同道合,深情地对你说:520、520、520…… 万众满腔怒火,重重地关掉电脑。 他想,原来李冰霜对他那么性冷淡是有外遇啊,这个外遇看来就在她公司里面,怪不得她天天早出晚归,借口在公司加班蒙骗他。 “办公室恋情是导致婚姻毁灭的平台之一。” 万众想起了新浪网最近作的中国十大离婚原因调查报告说的。 “Eva520”,万众搞不清‘520’是她俩的联络暗号还是什么意思,他虽为网络工程师却对时下年轻一代的网络语言知之甚少。 他特意走到公司年轻女生的电脑边问了一位女生:“Vivian,你知道网络语言520是指什么?” “万总,520您都不知道啊,‘520’就是‘我爱你’,看来是哪个女孩给您写情书,您真有艳福啊,呵呵!”这位大学刚毕业的80后女生哈哈大笑。 她那无意的笑声却像利刀一样刺伤着万众的心。万众能容忍与李冰霜在思想上的分歧,决不能容忍她精神加**的背叛。 当晚万众一人在街上徘徊了很久,虽然天气还未入夏,春天却已是渐行渐远了,满身热气的他,直到家门口还一直在揣摩着吴家佳是什么样的人,从此人的姓名上很难一目了然分清是男性还是女性,网络的东西是虚拟的,万一那个吴家佳是个女同事或许是个同性恋者呢,他告诉自己必须在不动声色地观察一段时间,这也许是从事自然科学的他所特有的冷静性格吧。 午夜时分回到家后,万众洗完澡上了床,这时已躺在床上的李冰霜突然转身过来,意外地搂住他的脖子亲吻了他一下。 李冰霜的这个举动让万众惊讶了一下,好长时间李冰霜都没有主动抱过他,万众很自然地把脸对着她,两人热吻了很长时间,李冰霜温情地用手抚mo着他的头发、抚mo着他的脸庞、抚mo着他的耳朵、抚mo着他的脖子。他紧闭双眼,心跳加快,感觉到了李冰霜用柔情的舌尖在他的嘴里来回颤动着,嘴唇不停地吸着他的双唇,感觉到了李冰霜丰满的双乳隔着薄薄的睡衣贴着他的胸部上下起伏着,她急促的呼吸和绷紧的拥抱使万众一下子仿佛回到了从前他俩初恋的情景,记忆里浮现出了他俩第一次在曼哈顿海旁的自由女神像下的热吻;浮现出了第一次踏上上海,他俩在东方明珠塔前,情不自禁地拥抱亲吻。 他的情绪与**被李冰霜的突然热吻给激发了起来,生理的冲动爆发让万众爬到李冰霜身上,全身紧紧地贴着妻子,他正要用手解开李冰霜的睡衣时,李冰霜一下子用双手把万众的身子使劲从自己的身上推了下来,“我累了,睡觉吧。”说完就立即转身过去。 热血沸腾的万众顿时感到无比的难受,看着妻子的背影,中途刹车意犹未尽的万众无不感到莫名其妙,他经历了从热情到冷漠的瞬间转换,全身的激情实在难于一下子平静下来,有夫妻之约,却无鱼水之欢,刚刚还沉浸在夫妻间情欲中的万众再次又勾起了对网上那“520”的猜忌,他很不情愿地转过身子,两人背对背,互相都能听到对方挪动手脚的响声,只是都不再说话,几乎一夜难眠。 **的渴望,每晚的期盼,等待了许久的激情,终被李冰霜一句:“我累了,睡觉吧。” 粉粹在漫长的黑夜里,深深地刺伤了万众内心。 华山医院的心理诊所,李冰霜在候着专家门诊。一位护士走过来招呼她:“葛教授来了, 请你进来。” 李冰霜在护士小姐的引领下,走进了葛教授的诊室,护士轻轻关上了门。 年已古稀的葛教授是当今中国最著名的心理医生之一,每周只出来门诊一次。李冰霜电话预约了两个多月才轮到今天的就诊。教授很和蔼地与她聊着。 “教授,我一直没法和我先生过正常的夫妻***,一碰到丈夫的下身,我就紧张恐惧,心悸出汗,尽力回避。那个阴影看来一辈子都挥之不去。”李冰霜痛苦地说。 在葛教授的引导下,她诉说了在斯坦福大学毕业后来到纽约曼哈顿工作的那个夏天发生的刻骨铭心的往事: 那是个仲夏周末的黄昏,炎热的太阳虽然渐渐地离开了地平线,曼哈顿岛外的海面上洒满了晚霞的余晖,阳光的余热夹着潮热的海风炙烤着美国东海岸的纽约。李冰霜穿过纽约中央公园西南角的时候,当她边走边欣赏夕阳下的纽约风光时,突然一个一米八几的大个子黑人从树林中窜到她的跟前并用一百多公斤重的庞大身躯堵住了她的去路,还没有等李冰霜反应过来,那黑人一手捉住她的手,一手脱掉了自己的短裤,把***裸露在她的眼前,就在李冰霜惊吓得目瞪口呆时,那位黑人硬拉着她那纤弱的手强行抚mo自己的***官,李冰霜则使劲地要缩回自己的手,在惊魂的挣扎中,她怎么也拧不过黑人那粗大无比的手掌,在那几十秒的煎熬中,黑人满口酒味地连说:“Holddown!Holddown!” “No,No!”就在李冰霜拼命大声呼叫的时候,黑人把*射在了她的手掌上,那原本是人类传宗接代的圣泉,此此时此刻却犹如一股污泥浊水,海啸山崩重创李冰霜的神经,掩埋了东方女人纯洁的心灵。 据说,在纽约中央公园或皇后区这种露癖**的事情屡见不鲜,可对这个来自中国年轻女子的心却永远被深深地伤害了。 黑人心满意足地提起裤子扬长而去,却给李冰霜留下挥之不去的痛苦。 此时,她真想拿把刀砍掉自己那只被**的手! 望着纽约的高楼大厦和远处的自由女神像,李冰霜欲哭无泪。她咬着牙用纸巾擦掉了沾满*的右手,一路上惊魂不断的她,不停地甩着那只右手。回到宿舍,她找来英国滴露消毒水,把整个手掌放在消毒水里浸泡了整整一晚,脑海里则不停地闪现那恶心的黑人***,一连好几个晚上都做着恶梦睡不了觉。 由此李冰霜产生的恐怖心理引申了对男人***的极度恐惧与厌恶的歪曲信念。 “我知道这样很对不起我老公,尽管我曾尝试着与老公过夫妻***,可是每当看到或接触到老公的yin部,我就立即会想起纽约中央公园的惨景,而且久久不能消失。蜜月时勉强与老公过夫妻生活,简直是在恐怖的感觉中煎熬度过,满脑子里只有一个念头,希望事情尽快结束。为了不影响老公的情绪,还得做出沉醉的样子,把恐惧与心痛藏在心底。我不知道为什么对男人的***官感到如此反感、恶心、恐惧、憎恨!” 听完李冰霜的诉说,葛教授用同情的眼光开导着她:“你这种现象在医学上就叫**恐惧症。**恐惧症者既不是一个严重的性变态者,或是有什么生理缺陷毛病,而只是心理方面的有些失常,原因是比较复杂的。所谓“恐怖”,是指对某些特定事物或环境产生的强烈恐惧感,以这种恐惧感为特征的神经系统机能失调,即称“恐惧症”。患者往往心里明知没有必要害怕紧张,但偏偏无法克制,伴随情绪焦虑不安,会出现面红耳赤、心悸、出汗、头晕、心跳加剧等植物神经失调症状。” 李冰霜点头说:“纽约中央公园那件事都过去好几年了,还是不能从记忆中消失。” 葛教授说:“是啊。恐怖症的形成往往有一定的心理因素,特别是第一次发生恐怖情景所留下的深刻印象。恐惧心理和焦虑情绪是正常的心理现象,恐惧在某种情况下也是对个体的保护反应,若没有超越,就不会致病。恐怖症者只是在情绪的量上比正常走过了头,是一种心理上的偏异,而发作时产生的许多症状,都是由于恐惧情绪派生的。从心理学角度说是条件反射,按照巴莆洛夫的条件反射原理,也就是中国俗语说的,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你的情况,就是典型的条件反射,我们看到某个场景产生某种情绪,因为场景将过往的经历联系起来。” 葛教授叮嘱李冰霜勇敢地面对恐惧,同房前避免接触咖啡因的食物,如咖啡、茶、可乐及巧克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