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学情侣多久一次正常灌满了鼓起来了堵住了

我坐上车,沈越就毫不避讳的伸手抚上我的脸。他一脸温柔,说的话却干脆利落的揭开我的伤疤。 https://www.dashengchemical.com/wp-content/uploads/2019/10/f1b708bba17f1ce948dc979f4d7092bc-340.jpg “怎么,送你来见他还不高兴?” 我闭上眼,用脸蹭了蹭沈越的手掌。哑声求饶道,“饶了我吧,我以后会听话的,绝不会有一丝一毫的忤逆。” 斗不过,真的斗不过啊。那些所谓的恨意所有报复的想法,此刻想来,都好可笑。 我只想顺着沈越的意,让他多怜悯我几分,别再想着法子折腾我了。 “呐,久儿,学着成长吧。现在的你,还真是一点都不好玩。” 沈越无趣的收回手,他一脚踩下油门,车身像利箭一样蹿了出去。猝不及防下,我的脑门磕上车窗。顿时,眼前一片金星闪过。 我捂着脑门紧靠着桌椅,硬生生忍下一波波涌起的疼痛。 “哈哈哈哈。” 车里,响起沈越畅快的笑声。 我好累,头一偏,就靠上了沈越的肩膀。哪怕我知道,眼下我所遭遇到的这一切,就是我所靠的这个人赐予的。但是,我真的没有力气挪动了。 “久儿,夜才刚开始呢,可不能睡啊。” 迷糊中,听到沈越在我耳边轻声呢喃。我睁开眼,发现车停在了一个陌生的地方。 “这是哪?”恍惚间,我也能感觉到此处的繁华。灯火辉煌,豪车停了一地。 “天上人间。”沈越嘴角噙着笑。 在听到天上人间这个名字时,我的眼睛瞬间睁大。怔怔的扭头看向我右手边那栋建筑,其上天上人间四个闪烁的大字刺得我眼睛生疼。 我瞬间攥紧拳头,嘴边那句你带我来这干什么转了几转,终究没有勇气问出口。 “别怕,今晚只是带你来开开眼界。” 沈越揽住我的腰,有个力道撑着我,才不至于让我软倒在地。我顺势挽住他的手臂,内心一片恍然。 天上人间,是海城最著名的娱乐会所。一共四楼,分别是俗世、凡尘、天居,仙所。 好美的名字的对不对?可内里的糜烂,早已散发出令人作呕的腐臭味。 这是我第一次踏进这个地方,跟随着沈越的脚步,他径直带我去了四楼。 虽匆匆一眼,但我发现一楼的装修反而更显金碧辉煌。到了四楼,所有外露的奢华全被收敛,家具以及周边装饰大多换成了实木,平添了几分古朴的意味。 天上人间里,无一俗色。就连来来往往的侍应生,都姿态各异,清丽无双。 一路上,沈越就像帝王巡视自己的领地一样享受无上尊崇。就连他身边突然多了个生面孔,也无人敢向他的方向投来质疑的目光。 四楼只有九间套房,每个门牌号的数字都镶上了金边,显得华贵非常。 沈越带着我进来九号套房,推门而入。首先映入眼帘的,就是足有百八十平方大的厅堂。琉璃灯光如水一般流转,低沉暧昧的音乐像羽毛一样撩人心扉。 明知步步都要小心,但还是被眼前的繁华迷了眼。 大厅里最让人瞩目的,是最中央那一个舞台。舞台的四周包括地板和天花板,都装有大小不一的镜子。 舞台上,水粉色的半透明幔帐飞扬,水晶吊链参杂其中。这一切在几块镜子的反射呈现下,果真如仙境一般。 此时正有几个身姿曼妙的女孩在舞台上跳舞,她们身穿薄纱。酮体原本就若隐若现,忘情舞动间,她们的身体在镜子里可谓是纤毫毕露。 而这一切,尽数落在大厅另一方的三个男人眼中。他们手里拿着红酒,对着舞台上的女孩们谈笑风生,品头论足,就好像在看动物园的猴子表演一般。 见沈越进来,他们纷纷起身走过来。我跟在他身边,像提线木偶一样。 一阵寒暄过后,其中一个大腹便便的秃顶大叔将不怀好意的目光投到我身上。 “沈总,你这就不对了。小姑娘还穿着校服呢,你就把人家拐这儿来了。” 我被秃顶大叔的目光看得汗毛倒竖,连忙抱紧沈越的胳膊。哪怕他是罪魁祸首,此刻,我也只能当做救命稻草了。 “李总,你吓到我家久儿了。” 沈越摸摸我的脑袋,好像在给我安慰一般。 “哟,这小姑娘不寻常阿,竟能得沈兄弟你如此疼爱。”另一个男子留着寸头,身材高大壮实。莫名的,我觉得他有点像一个人。 “是啊,我有很久都没看到沈总身边有女孩出现。搞得我都以为,沈总是不是突然喜欢男人了。”戴着金丝眼镜的大叔也出言调侃道,好一派儒雅风流。 “江兄,岳总。你们嘴下留点情,久儿和阿晨以及阿池可是在同一所学校哦。” 沈越看似无意的玩笑,却让我心里顿时咯噔一声。怪不得,原来,这两人就是江晨与岳池的父亲! 那沈越今晚带我来见他们,有何用意?我不敢深想,一颗心却七上八下始终没个安稳。 “沈总此言差矣,就是有这一层关系才够味儿啊。我看这小姑娘眉目间别有风情,实在诱人啊。”那秃顶大叔猥琐的搓着双手,淫秽的目光在我身上放肆的扫荡。 我悚然一惊,一颗心瞬间提到了嗓子眼。如果沈越将我交给他,那我该怎么办?我不要,那种事我无论如何都不要! “怎么,李总这是看上我家久儿了?” 沈越说着,就要抽出手臂,似乎有将我送出去之意。我吓坏了,当即就带了哭腔。 “不要,不要……”我死死抱住沈越的手臂,睁大眼无声呐喊。 “别怕,我只是手臂被你抱得不太舒服。”沈越柔声安慰我,随即他抬头对有些诧异和隐怒的李总笑道。“台上那么多美女,李总又何必惦记我怀里这个?” “沈总说得对,来,喝酒喝酒。”那李总干笑几声,随即走到茶几上,给沈越也倒了一杯酒。 江总和岳总一左一右跟着沈越来到沙发前各自落座,有他们调剂,一度尴尬的气氛终于回暖。 恍酬交错间,我静静站在沈越的身边,与这一切格格不入。唯一能清晰感觉到的,是右腿膝盖骨越来越强烈的痛感。 就在此时,一曲终了。三个跳舞的女孩姿态万千的走了过来,我定睛一看,其中竟有一个熟悉的面孔。 那莲步轻移,如蛇一般扭着腰臀的人不正是花容吗?粉色薄纱下,她饱满挺拔的胸部若隐若现,连顶端果实都能窥见一二。烈焰红唇,媚眼如丝,好不诱人。 这样的衣服,穿没穿有什么区别? 但我知道,身处这个环境,都身不由己,谁都没有资格嘲笑谁。 出于礼貌,我冲华容点头微微一笑。 花容斜睨了我一眼,目光骤冷。我收回目光,也不打算用热脸去贴人家冷屁股。哪知道她在与我擦身而过的时候,竟伸手推了我一把。 我原本就是勉力站着,哪经得起花容这一推。只来得及发出一声惊呼,就朝茶几栽了下去。 电光火石之际,沈越再一次出手救了我。他揽住我的腰,将我扯坐到了他的大腿上。 这些日子我和沈越几乎天天缠绵在一起,尽管我再不愿承认。这副被他充分开发的身体在接触到他的气息时,都会不由自主的酥了骨头。 “久儿,你怎么这么不小心?”沈越的话语中带着点点笑意,说明他心情没有被影响。 我惊魂未定的靠在沈越胸膛上,心中全是疑惑。我自认没有招惹过花容,她为什么要害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