粗糙绳结磨过花蒂_把她下面放个震动

要说放弃林青青,赵三斤肯定不乐意,另一边,爷爷对赵三斤有养育之恩,恩同再造,加上爷爷一直把赵三斤当成《摸骨诀》的唯一传人来培养,赵三斤更加不希望辜负爷爷的期望,而唯一一个两全齐美的办法,就是赵三斤参军入伍,找回炼妖壶。 https://www.dashengchemical.com/wp-content/uploads/2019/10/f1b708bba17f1ce948dc979f4d7092bc-339.jpg 这次,赵三斤毅然决然的选择退役返乡,正是因为在不久前的一次行动中找到了炼妖壶,并且带了回来,现在就放在他背后的那个双肩包里。 “刘婶,爷爷要的东西,我已经给他老人家带回来了。”赵三斤的情绪稳定以后,点头说道。 “真的?”刘翠蛾愣了一下,随即面露喜色,道:“那太好了,婶子虽然不知道你爷爷说的那是个啥东西,有啥用处,可是你爷爷说了,等你把东西带回来,就放在他的坟头上……” “然后呢?” “然后……”刘翠蛾仔细回忆了一下,然后摇头道:“别的倒也没啥,听你爷爷的意思,他就想在九泉之下看看那个东西。” “……” 赵三斤一阵恶汗,只是看看而已?那破除《摸骨诀》魔咒的方法呢?乖乖,爷爷当初不会是信口开河,随便扯了个慌,故意把我骗到部队里去的吧? 想到这,赵三斤的小心脏瞬间就沉到了谷底。 “三斤,你陪老爷子在这里说会儿话,婶子去找青青,把话给她说清楚,省得让你们俩因为那个柳总再闹啥矛盾。”该说的全都说了,刘翠蛾便不再久留,转身回了村里。 赵三斤一屁股蹲坐在排水沟前的杂草上,拿下双肩包,从里面把费尽千辛万苦才抢到手的炼妖壶按照刘翠蛾刚才说的,放在了埋葬爷爷的位置,然后苦着脸道:“爷爷,你倒是说句话啊,这个劳什子炼妖壶究竟是真的宝贝,还是你随口胡诌出来的?我和青青到底能不能在床上做那种事儿啊?” 所谓的炼妖壶,其实是一个拳头那般大小的球形容器,通体呈银白色,表面雕刻着各式各样的奇怪花纹,虽然是空心,可是握在手里却感觉沉甸甸的,不知道里面究竟隐藏着什么玄机。 赵三斤自所以知道炼妖壶是空心,是因为上面有个小拇指那么粗的壶口,透过壶口往里面看,可以清楚的看到,里面空荡荡的,啥东西也没有。 “凭这个破壶,真能破了《摸骨诀》的魔咒,让我和青青双宿双飞?”盯着炼妖壶打量半天,赵三斤越来越怀疑爷爷生前说过的那些话了。 现在爷爷已经过世,再想追问那番话的真假,等于天方夜谭,再者说,就算爷爷生前说的全都是真话,可是爷爷不在了,只凭赵三斤自己,也不知道怎么打破那个该死的魔咒啊。 “怎么办?怎么办?”一边是林青青,另一边是爷爷,赵三斤被夹在两个人中间,左右为难,再次陷入到了去部队之前那种二选其一的艰难抉择之中。 直到身后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 “三哥!” 到了赵三斤身后,脚步声戛然而止,紧接着便响起了那个几年来让赵三斤魂牵梦萦的声音。 林青青的声音虽然带着淡淡的喘息,可是落在赵三斤的耳朵里,听起来还是那么悦耳好听、动人心弦。 赵三斤回过神,虎躯微微一震,猛地回头。 此时,林青青就站在距离赵三斤不到一米远的地方,她上身穿着一件红色的短袖T恤,下身是一条蓝色牛仔裤,马尾辫绑在脑后,清秀的脸颊上不涂脂、不抹粉,却泛起淡淡的红晕,额头上沁出一层薄薄的细汗,喊了一声以后,牙齿咬住嘴唇,目光炯炯的注视着赵三斤,清澈见底的眸子里,闪烁着晶莹剔透的泪光。 几年不见,林青青还是这么的漂亮,只是…… “青青,你瘦了。”对视一眼,赵三斤脱口而出道。 和赵三斤离开清水村之前相比,林青青的腰更细了,腿更长了,接近一米七的身高,让她显得更加苗条,而唯一没有变瘦的,是她胸前那两团挺拔的伟岸。 犹如两个大碗倒扣在上面,随着林青青的喘息时起时伏。 林青青没有说话,就那么静静的打量着赵三斤,大概过了有半分钟,她突然迈开脚步冲上前来,伸出胳膊展开双臂,一头扑进赵三斤怀里,身体由于激动而微微颤抖,藏在眸子里的眼泪终于忍不住,齐刷刷的流出来,瞬间便打湿了赵三斤胸前的迷彩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