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女的下面扒开添

“哇,哇……” 一道洪亮的啼声带着斩破黑夜的气势在屋中响起。 https://www.dashengchemical.com/wp-content/uploads/2019/10/f1b708bba17f1ce948dc979f4d7092bc-333.jpg “生了,生了,恭喜夫人,是个小少爷。” 林妈妈剪断婴儿脐带,将孩子简单的清洗一番,这才放进了襁褓里,抱给两人看:“夫人,小姐,你们看,小少爷长得真是可爱。” 顾若兰虚弱的点头,苍白的脸上满是欣慰。 当听到孩子响亮啼哭的刹那,她只觉得所有的痛,所有的委屈都是值得的。 “呀,这孩子好像和小姐特别亲呢,小姐您看,小少爷在冲您笑呢!”林妈妈声音里难掩惊讶。 洛无忧抬眼望去,那小小的婴儿躺在襁褓之中,羊水浸泡的他小脸皱皱巴巴,不是很好看,但那双又黑又大的眼睛却是异常的明亮,胖乎乎的小手在空中挥舞,竟真的冲她冽嘴一笑。 那一笑,竟仿佛黑暗里升起的一丝阳光,让她整颗心莫名的一软,连声音都隐隐有丝颤抖:“林妈妈,给我抱抱吧!” 林妈妈将孩子给了洛无忧,正想仔细的叮嘱,可她发现,洛无忧抱孩子的姿势,竟是极其标准,不由的便将那话压了下来,只是,心中疑惑又多了一分。 其实,洛无忧很紧张,只是,多年的身在高位,让她早已习惯了喜怒不形于色。 她小心翼翼的接过襁褓,让婴儿的头枕在她的右手臂弯,左手轻轻环在襁褓下面,左手五指紧紧抓着襁褓的布巾,生怕一个不小心,把孩子摔了,而那孩子被洛无忧抱着,竟是格外欢喜的笑出了声。 “咯咯……” 洛无忧垂着头,脸上盈满笑,眸底却是难以言喻的悲伤,她的烨儿,刚出生时,也是这样小小的,肉肉的一团,可她终究没能保护好他,害得他最后…… 强压下心底的伤痛,洛无忧侧头:“娘,我们给弟弟取个乳名吧!” 孩子的名与字自得她们的父亲,相爷大人来取,但取个乳名娘还是有这个权利的。 “好啊,既然他和和你那么亲,那无忧,就由你来取吧!”顾若兰看着女儿,虚弱的笑了笑,眼中划过一抹心疼。 “故园东望路漫漫,双袖龙钟泪不干。马上相逢无纸笔,凭君传语报平安。” 洛无忧浅吟,垂眸看向孩子:“不如就叫安儿可好,不求他大富贵,唯愿他一世平安!” “安儿好,就叫安儿。”顾若兰伸手摸了摸孩子的脸:“就像你姐姐的名字叫无忧一样,娘希望你姐姐一世无忧,也希望你一生平安!” 不是没听出她话里的深意,洛无忧却是低头不语。 一世无忧? 多么简单却又多么奢侈的愿望。 生在相府,注定与简单快乐无缘,在这深宅大院,就连保一世平安,都是何其艰难! 有些人,不是你不争不抢,隐忍退让就能避开的。 那一种人的名字叫:天敌。 从出生就已注定了要不死不休的死局,退无可退,避无可避。 又说了几句,刘妈妈也回来了。 又说了几句,刘妈妈也回来了。 不止带来一个老大夫,还带了一个稳婆回来,由稳婆替顾若兰清理好身体。 老大夫才进入房间,隔着纱帘替她把脉,还好顾若兰虽身体虚弱,却并无大的问题,大夫叮嘱了一翻,又开了好些调理身体的补药,这才挎着药箱拿着诊金被丫鬟送了出去。 待忙完,已是寅时末,后半夜了。 “刘妈妈,你是娘身边的老人了,娘刚生完产,身体虚弱,坐月子期间需要注意的事情也多,这段时间就要劳烦你多费神了。” 出了厢房,洛无忧语重心长的对林妈妈说道。 “小姐您放心,夫人和小少爷所有的衣食住行,与用人方面,老奴都会仔细的检查,决不会让人有任何可趁之机。”今夜发生的一切,尤在心头,刘妈妈自然知晓那话里深意,是以,也不敢有半点懈怠。 “刘妈妈,事务繁多,如若忙不过来,就找林妈妈帮忙,林妈妈这段时间也要烦你多往倚兰院走动,多帮忖些刘妈妈才好。”光凭刘妈妈一个人事事亲力亲为肯定不行,这院子里的奴才多不可信,但眼下也不是治他们的时候。 只能等等了! 至于刘妈妈和林妈妈,都是从娘的娘家跟过来的,自小看着娘长大,卖身契也在她娘的手里握着。 “老奴知道,小姐您就放心吧!” 两人连连点,林妈妈却又道:“小姐,那产婆您打算什么时候审问。”按她的意思自然是越早越好。 洛无忧却是一点也不急:“林妈妈你先派个人过去看着吧,忙活了一天一夜,大家也都累了,先休息。其它的事,明天再说。”忙了一夜,她也有些累了。 “是,小姐。” 两人有些意外,却并未多话,今夜,小姐的表现雷厉风行,气势慑人与平日里那谨小慎微,处处隐忍,懦弱退让的个性简直大相径庭,甚至可以说是背道而驰。 让人震惊的同时,又着实有些猜不透! 难道,小姐这是不打算再忍下去了? 无忧阁 洛无忧前脚迈进厢房,后脚就有丫鬟来报,说是产婆在柴房服毒自尽了。 “小姐,依老奴看,这肯定是杀人灭口,哪有那么巧刚押了人,人就死了,咱们即未审问,又未定她罪,更未对她用刑。连句辩白的话都不替自己说就自杀?”猪都没这么蠢,更何况是人! “小姐,产婆已死,我们接下来怎么办?”林妈妈心有宛惜,这么好一个可以让夫人重新立威的机会居然没了。 怎么办? 洛无忧眼神微闪,淡淡的给出了一个字: “等!” 等?等什么? 林妈妈不解,想问,可蠕了蠕唇,却终究没有开口。 自始自终,她家小姐都一脸平静,似乎早就料到会是这种结果,那从容镇定的气势,简直让人自叹拂如。 一个十一岁的小女孩,听闻死了人,多少会有点害怕吧,可她连眼皮都没抬一下。 哎,她真是越来越看不透她家小姐了!